18853024223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首页
基地简介
基地动态
活动介绍
活动案例
美文作品
美图作品
新闻资讯
视频专区
生态文化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童眼观生态—青少年生态文明教育体验活动”本着广泛传播生态文明知识、注重青少年参与体验、树立绿色生态理念三大目标,打造生态文明教育体验活动品牌。

美文作品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作品

十字口诀里的“种树经”

——又到一年植树时,“乡土、长寿、抗逆、食源、美观”成北京择树新标准

作者:王海燕 信息来源:《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20-04-15 08:29:34

  春风起,万物生。北京又迎来了一年之中最适宜种树的季节。今年,全市计划新增造林20万亩、城市绿地700公顷,使森林覆盖率提升到44.4%,城市绿化率达到48.5%。

  从3月下旬开始,今年新建绿化工程陆续进场施工。大货车装载着各种树苗,从四面八方汇聚到北京地头。只消一个春天,京城内外又将增添一片片广袤的新林。

  种树有种树的讲究,北京究竟适合种什么树?

  2018年北京市启动第二轮百万亩绿化造林时,曾明确提出植物选择的总体原则是“乡土、长寿、抗逆、食源、美观”十字口诀;今春在启动大规模绿化前,市园林绿化局发布了最新版的“适宜北京地区节水耐旱植物名录”,在“十字方针”的基础上,优选出乔木、灌木、草本、藤本四大类161种植物,供各区绿化美化选择。

  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北京开展绿化美化已经大半个世纪,但如此明晰、以构筑完善的生态系统为指向的植物选择标准还是近年来首次提出。“十字口诀”折射出的正是北京生态环境建设向高质量发展新阶段迈进。

  绿心九成树木是“土著”

  对于广大市民来说,“乡土、长寿、抗逆、食源、美观”或许抽象得很。到底栽了什么树,种了什么花草灌木,到现场转一转,才会有更直观的印象、感受。

  北京城市副中心的万亩绿心主体栽植已经完成。咱们不妨到这儿来逛逛,领略一下新林、新景、新气象。

  正值万物萌发之际,走进园子,浓淡交织的绿意扑面而来。浓绿的是油松、白皮松、华山松等,这些是四季常绿树种,它们聚众而立,森然蓊郁,构筑起春季绿心生机勃勃的背景色。淡绿、黄绿、青绿、嫩绿的是刚发芽的垂柳、馒头柳,孳生出一团团嫩叶的银杏、元宝枫,丛丛绿枝垂挂的迎春花……

  在这绿意浓淡交织的画布背景上,金灿灿的连翘、嫣红的碧桃、淡粉的西府海棠、洁白的樱花、晶莹如雪的杜梨,交相辉映,彼此唱和,如一段华美的春季乐章;再瞧那地面上,正值盛花期的紫花地丁、二月兰,给树丛铺上了一层浪漫的紫色地毯,蜜蜂、粉蝶忙碌其间,蜂嗡蝶舞,热闹非凡。

  “编织起这幅生机盎然图画的每一棵树、每一株草,都是工程设计人员按照‘十字口诀’精心选择的。”市园林绿化局城镇绿化处负责绿心项目的高级工程师丁洪兴介绍。

  所谓“乡土”,简单理解就是本地有自然分布的植物。相比于外地引种的植物,这些“土著”有更好的适应性,毕竟在相对固定的生态系统里繁衍多年,进化出了一整套适合自己的生存策略,抗旱、易成活、好养活,是很多北京地区乡土植物的“看家本领”。

  在绿心,所栽种的常绿乔木、落叶乔木、亚乔木和灌木中,乡土树种达到44.3万株,占总株树的88.1%。其中针叶树有白皮松、油松、圆柏、侧柏、云杉等;阔叶树,除了常见的杨柳榆槐椿,还有银杏、元宝枫、垂柳、馒头柳、刺槐、白蜡、流苏等等。为绿心增色添彩的花灌木,如红、蓝、白丁香,蔷薇、黄刺玫、贴梗海棠、锦带花,也基本上是北京本地出产的“香草美人”。

  所谓“长寿”,意思非常直白,就是能活得长久。这两个字虽然通俗,其中蕴藏的含义却不简单——新中国刚成立时,北京森林覆盖率仅1.3%,到处是荒山秃岭。为了能快速见绿,前期的绿化工程使用了大量的速生树种,如杨树。这类速生树蹿得快,绿量足,但缺点也显而易见,就是寿命短,到了一定的年限就要进行更新。

  在国土绿化率日益增长的今天,北京不再求快速变绿,而是要更高品质的绿。银杏、圆柏、栎类树等生长相对缓慢但寿命长的树种,得到了更充分的重视。“长寿”二字也因此被正式纳入绿化植物的选择标准。

  “抗逆”“美观”也很好理解,就是体格好、耐病虫害,花、叶、枝、干具有美感,能起到愉人心目、美化环境的效果。绿心栽植的140个乡土树种,具备这两项特点的比比皆是。也正是这两项特质,让绿心的8000亩景观绿化具备了成活率高、成景效率好的特点。

  给小动物配栽“口粮树”

  “十字口诀”里最新鲜,也最耐人寻味的是“食源”二字。所谓“食源”,就是能给小动物提供花蜜、果实、种子等“口粮”的植物。绿心里栽种的油松、侧柏、银杏、刺槐、香椿、国槐、杜梨、柿树、板栗树、紫叶李、枣树、桑树、丝棉木、蒙椴都属于此类。

  这就意味着,今后绿心里一年四季都有小动物们的美食供应:春天有甜美的花粉、花蜜;夏天有多汁的桑葚,甜脆的李子、杏子;秋天有吃不完的山楂、海棠、柿子,各类饱满丰腴的种子;就连萧瑟冬季,还有大量坚果可寻。栖居其中的小动物们吃喝不愁,种群也将越来越壮大,越来越兴盛。

  并不是绿心一处如此,2018年以来北京市启动的重大绿化工程项目中,无不增加了对动物生存需求的考量。

  “这是北京市绿化美化植物选择的一个重大变化。”市园林绿化局生态修复处处长王金增介绍,过去造林绿化主要是考虑人的需求,侧重追求景观,追求绿化。现在,除考虑景观和绿化效益外,植物配置还要重视动物、鸟类取食、栖息生态环境的营建。

  《北京市新一轮百万亩造林绿化工程建设技术导则》中,也对适宜动物栖息环境的营建标准进行了明确规定,即造林地块或与原有林地连接后面积超过300亩以上的区域,每100亩应设置1处食源筑巢场所,每处场所面积不少于4亩。场所内,浆果、核果、荚果、翅果等果实丰富的乔木和灌木不少于5种,结籽草本植物不少于5种,蝴蝶寄主植物不少于30株(棵)……上述标准在工程设计阶段就要有所体现。

  对小动物的亲厚,说到底是对健康稳定的森林生态系统的追求。

  市园林绿化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在北京早期大造林阶段,由于树种单一而且栽植过密,造成很多地方的林子顶头枯梢,地面无草。植被长不好,没有丰厚的花蜜、果实等产出,就招不来鸟儿、松鼠、野兔等小动物。而没有鸟儿捕食害虫,没有蜜蜂、蝴蝶在花朵间授粉,没有松鼠等小动物们帮忙播种,森林生态系统很多处于亚健康状态。

  “北京不仅要绿起来、美起来,还要‘活’起来。”市园林绿化局局长邓乃平表示,构建一个平衡的、可以形成良性循环的森林生态系统,是新时代首都绿化美化的新要求。而让人工营造的林子,引来鸟儿,招来小动物,最终形成一个互相依赖、互相制约、共存共荣的可持续生态系统,广栽食源植物是最直接的途径。

  乡土资源挖潜育新秀

  在“乡土、长寿、抗逆、食源、美观”十字口诀的指引下,北京的苗木繁育和供应这几年出现了显著变化。

  位于昌平区的大东流苗圃已有55年的建圃史,1989年就到苗圃工作的方志军见证了不同阶段大东流苗圃苗木繁育、供应的变化。“早些年是侧柏、油松、紫穗槐种得多,品种单调,主要供应北京山区绿化。那会儿,光侧柏小苗一年就能运出去至少100万株。后来亚运会,北京提出‘城市林业’,树种渐渐丰富起来,2000年以前,像白蜡、国槐、馒头柳、紫薇、西府海棠这些现在常见的绿化树种,我们苗圃都有了。”

  2000年后,城市绿化有一段时间青睐“新奇特”品种,美国红栌、金枝垂柳等一批北京人素未谋面的外国或者外地品种引进北京,一时风骚独领。但在种植了一段时间后,有些外来品种的弊病也显现出来。例如槭树类,虽然秋季叶片色彩明艳,景色壮观,但是特别爱招天牛,病虫害防治始终是个难题。

  “这几年,北京的种苗行业重心又重新回归到乡土植物,都在原有基础上驯化、繁育新的可供城乡绿化的植物品种。”同样在苗圃行业工作多年的大东流苗圃主任贺国鑫介绍。大东流苗圃以乡土植物中的落叶乔木为主攻方向,繁育出流苏、栓皮栎、槲树、车梁木、文冠果、大叶丝棉木等一批新品种绿化苗木,并且已初具规模。

  这些新品种绿化苗木,通常具备“乡土、长寿、抗逆、食源、美观”5个特点中的3个以上。例如流苏,是北京乡土树种,但在过去的城镇绿化中鲜有应用。因为是乡土树种,抗逆性自不必说。每年暮春初夏满树开出状如流苏的洁白花朵,既美丽又给昆虫提供了花粉、花蜜等食物。

  现在,大东流苗圃种植有5000棵流苏,并且收集华北地区82个品种的流苏,建起一个流苏的种质资源圃。随着苗木日益繁盛,洁白胜雪、可补充北京夏花不足的流苏,将运用到越来越多的绿化工程中。

  相比于流苏,文冠果在北京街头更不多见。这是一种落叶小乔木,耐干旱,耐贫瘠,抗风沙,果实可榨油,是中国特有的一种食用油料树种。文冠果也是暮春初夏开花,花量非常大,而且颜色多变,非常娇艳。

  大东流苗圃里栽植的“金冠霞帔”文冠果,是和北京林业大学合作繁育的新品种,“花瓣儿会变色,先是白的,后来变绿、变红、变紫。”贺国鑫介绍,文冠果是“千花一果”,花期满树都是繁花,好看极了。

  苗圃里有一片栓皮栎,是从怀柔山上采集的种子繁育出来的。虽然是落叶乔木,但是栓皮栎有一个特点:冬天叶子枯萎归枯萎,但是不会从枝头上掉落下来,即便是寒风刺骨,大部分叶片都还保留在枝头,风一吹唰唰作响,像是在交头接耳说着悄悄话。

  叶片枯而不落的栓皮栎,是为北京增彩延绿的潜力树种,并且根系发达,是节水抗旱的明星树种,同时也是寿命可达200年的长寿树种。大东流苗圃在本市率先启动了该树种的苗木批量繁育,经过八九年的生长,原先从深山采集的栓皮栎种子现已出落成一棵棵三四米高的小树,可以满足绿化工程的需要。

  全市的大型苗圃,像大兴的黄垡苗圃、海淀的温泉苗圃、顺义的天竺苗圃等,近年来都纷纷致力于北京乡土植物资源的开发利用,丽红元宝枫、流苏、大叶丝棉木等一批适应本地气候的优良绿化苗木品种,正批量走进北京的公园绿地,成为市民身边新的风景。

  千年树木陪伴千年之城

  新的植物选择配置方针,折射的是北京新的绿化造林理念,同时也将为未来的北京打造新的历史文化名片。

  众所周知,北京有3000年建城史、800年建都史。而自然界中,能与城市相依相伴、守望千年的生命体,唯有古树。无论是劳动人民文化宫的朱棣手植柏、万寿寺路上的李自成拴马树、北海公园被乾隆皇帝赐名“白袍将军”的白皮松,还是纪晓岚故居门前200多岁的沧桑紫藤,都是一段段历史的鲜活佐证,是古今对话、跨越时空的最直接生命媒介。

  正是具有这样的特性,今天栽下的树在某种程度上决定着未来这座城市的样貌、气质,并塑造着更遥远未来人们对这座城市今日样貌的想象。

  北京城市副中心行政办公区南侧,千年守望林在两年前落成——从名称就可以看出,这片林子将要承担的历史使命。

  能守望千年的,必定是长寿的、抗逆的、乡土的。

  在这片守望林里,最常见的就是油松、柏树、国槐、杨树、元宝枫、榆树等北京地区乡土树,有20多棵胸径粗壮的槐树、榆树、香椿树,还是从附近的拆迁村庄移植过来的,它们在这里接续乡愁,同时也成为历史新篇章的见证者和讲述者。

  接地气的植物配置、近自然的栽植方式,让千年守望林很快迸发出蓬勃的生机活力。“长耳号鸟都在这儿安家了。”经常到林中巡视养护情况的市园林绿化局城镇绿化处高级工程师丁洪兴,这几个月来曾不止一次目击长耳号鸟在林子里组团出没,多的时候一次就能看到七八只。

  被林子吸引而来的还有红隼、白鹭、戴胜、柳莺、野鸭、黄脊翎、白腰朱顶雀、黄鼠狼、刺猬、蛇、老鼠等小动物。至于喜鹊、燕子、麻雀等常见鸟儿,这儿就更多了。

  千年守望林是一个缩影。京华大地上,像这样富有生机活力并且可通过自然演替,子子孙孙延续下去的林子,会越来越多,并分布在全市各个重要的功能板块。

  例如今年拟新增的20万亩林地,重点在新机场、冬奥场馆、温榆河、南中轴等区域。市郊铁路怀密线、京张高铁、雁栖河、新机场周边等重点生态廊道,今年将加宽加厚,填平补齐,提升景观,成为连接市区以及外埠的流动风景线。在市民身边,今年将集中涌现40多处休闲公园。支撑这一片片大尺度森林,一处处城市休闲公园的乔木、灌木、地被、湿地植物,其主力正是“乡土的、长寿的、抗逆的、食源的、美观的”。在新的造林理念的指导下,北京的林地将愈加丰富多彩,北京这座城市将愈加美丽宜居又充满活力。(《北京日报》王海燕)


Works作品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