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53024223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首页
基地简介
基地动态
活动介绍
活动案例
美文作品
美图作品
新闻资讯
视频专区
生态文化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童眼观生态—青少年生态文明教育体验活动”本着广泛传播生态文明知识、注重青少年参与体验、树立绿色生态理念三大目标,打造生态文明教育体验活动品牌。

美文作品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作品

“鸟叔”守护松花江

作者:段续 金津秀 信息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发布时间:2020-04-20 15:00:57

  冬去春来,进入4月中旬,在吉林省吉林市长白岛湿地公园越冬的3000多只水鸟,已经陆续飞往俄罗斯西伯利亚等地,只剩下十几只绿头鸭,留在公园筑巢繁殖。

  守在松花江边陪着它们的,是一位不起眼的老人,他衣着朴素,身材结实,只要有伤害、打扰水鸟的行为,就会上前制止。

  他就是“江城护鸟人”任建国,年逾花甲的他在松花江边义务照顾水鸟24年,水鸟从几十只发展到几千只,长白岛也从一个小沙洲,变成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湿地公园。“一辈子就做了这么一件小事,不起眼儿,不起眼儿。”提起护鸟的经历,任建国难为情地说。“长白岛就是我的家,水鸟,就是我的家人。”

  只为鸟儿有个家

  “喂!”一声喝令,情急之下,任建国丢掉手中的拐杖就蹿了出去,扭伤的脚还未痊愈,却跑得比谁都快,一步一个趔趄冲到江边,及时制止了前来捕鱼的市民。

  这样的场景,常常在长白岛上演。这些年,被劝走的群众,有钓鱼的、抽鞭的、放风筝的,而劝人主角从来都是同一个——“江城护鸟人”任建国。

  从黑发壮年到两鬓微白,任建国坚守在这里,只为给水鸟一个安稳的“家”,一守就是24年。

  1996年,38岁的任建国下岗了,在长白岛附近以摆渡谋生。流经吉林市的松花江终年不冻,长白岛是难得的一块江心洲,引来成群野鸟栖息觅食,也成为吉林市重要的越冬水禽栖息地。

  “有生机的地方,也有伤害。”任建国回忆说,当时,有不少人到江上、岸边捕杀野鸭,抓到后直接把脖子扭断,拿去卖掉,连鸟蛋都不放过。任建国心痛,“我看不过去”。开始是劝说阻止,到后来,他索性放下生意,一心护鸟。

  起初,不少人质疑、讥讽任建国:“不就是赚个噱头引关注”“把鸟当成自己家的了”“整成旅游景点好卖钱呗”。尽管非议如潮,但护鸟心切的任建国初心不改。为更好地照顾水鸟,他搬进江边一处铁皮小屋,把这里改建成鸟类救助站,还自掏腰包购买鸟食、装备等,救治受伤的禽类。

  每年10月到次年3、4月,是水鸟取食困难的时候。每到这时,任建国每天凌晨3点半起床,把备好的鸟粮扛到各浅滩投食点,忙个不停。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晨曦拂江,一声声清脆响亮的啼叫划破清晨的宁静。

  “赤麻鸭、绿头鸭、斑嘴鸭、鹊鸭、普通秋沙鸭……”指着江面上的鸟群,任建国如数家珍。鼎盛时期,这里的水鸟一度达到近8000只,其中不乏丹顶鹤、苍鹭、白尾海雕等珍贵物种。

  从一个人到一群人

  一个人,一间铁皮小屋,任建国成了松花江边的“活地标”。长白岛的具体位置,当地人很少能叫得准,但问起任建国的住处,他们很熟悉。“江城护鸟人嘛,吉林人都知道。”

  在江边散步,观长白岛水鸟是必选路线,在环保部门的帮助下,岸边设置了供游人免费使用的望远镜,人们能清晰观察水鸟的姿态。

  “没有任建国,就没有吉林市的一大美景。”吉林市民赵荣华说。听过任建国的事迹,游人们都会竖起大拇指:普通人坚持做不普通的事,令人佩服。

  随着护鸟事迹广为流传,任建国成了吉林市环保明星。为了支持任建国的环保事业,政府盖起一座外观形似岩石的小屋,和江景融合在一起,相映成趣。

  越来越多的市民、团体加入任建国的行列,一起护鸟。有人捐助鸟食,有人帮着打扫卫生。一个护鸟人,变成一群爱鸟人、护鸟人。

  任建国也在“与时俱进”,不断学习水鸟习性,做起了讲解员,制作水鸟科普展板,宣传生态环保知识。只要有人询问,他就会不厌其烦地介绍。鸟类分布、种群特征、迁徙路线……“我喜欢讲,希望有更多的人喜欢上这些精灵。”

  如今,长白岛成了许多中小学校和企事业单位的环保教育基地,政府在长白岛持续推进湿地水生态修复工程,环境变得越来越好。

  当然,任建国也不是没有愁事,每年临近夏季他就担惊受怕:如果洪峰来临,江水上涨,鸟粮、用具都会被冲走。但他依然乐观:“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政府、群众都在帮我,人心齐,泰山移。”

  唯愿做个幸福的护鸟人

  守在江边,任建国经常被问起是否孤单。可他总是回答:“鸟儿有记忆,通人气,能做伴儿。”

  任建国回忆,刚开始护鸟的那几年,曾习惯穿一件黄色的夹克,后因年久破旧,就换了一件。从前喂食,水鸟们都会一拥而上,换了衣服后,却都不敢上前,穿回原来的夹克才肯靠近。“衣服一换,鸟不认得我了。那么破旧的衣裳,害得我硬生生多穿了好几年。”任建国边说边笑。

  在这位“鸟叔”看来,鸟通人性,懂得感恩。曾有市民把一只受伤的雕鸮送来救治,任建国悉心照料它,直到痊愈后放归大自然。

  没想到,放生后的雕鸮,飞回来好几次。一天早上,任建国一开门,这只雕鸮站在门口台阶上,定定地看着他,像是在用眼神交流。到江边散步,它就跟上来,时而掠过头顶,时而落在前方。“它舍不得我,想多陪我溜达溜达。”任建国说。

  有的野鸟还很调皮。任建国还搭救过一窝喜鹊崽儿,市民送来时,雏鸟还没有长毛,等到羽翼渐渐丰满,小家伙们就开始“欺负”人了。“我头发本来就不多,它们就商量好了似的,落在我肩膀上,专挑同一处头发‘下嘴’,一根又一根,都给我叨秃了。”提起这趣事,任建国哈哈大笑。

  嘴上“埋怨”,心里却比谁都惦记。这么多年,被遗弃的、受伤的、掉队的,到底照顾过多少野鸟,任建国自己也数不过来。放飞了一只又一只,心里总觉得空荡荡的,叽叽咕咕的声音仿佛依然在耳边。“有千万个舍不得也得舍得,本就该野生野长的,不放生咋行?”任建国说。

  这些年来,任建国获奖无数,“国际爱护动物行动特别奖”“吉林省生态建设先进个人”“感动江城十大人物”……相比这些嘉奖,任建国还是更喜欢人们叫他“江城护鸟人”。他觉得,这个叫法好听,护鸟人,人护鸟。

  “我就想这样一直守下去,做个幸福的护鸟人。”任建国说。(《新华每日电讯》段续 金津秀 张楠)


相关链接:

义务护鸟人守望松花江15载


 

任建国在喂养长白岛边的几只野鸭和家雁。新华社记者 林宏 摄

       16年前,从吉林市钢厂下岗的任建国当起了一名松花江边的摆渡人,那时他经常看到有人在江上抓野鸭,然后拿去卖掉,或者直接扭断脖子,将野鸭杀死。残忍的一幕幕让爱鸟的他揪心不已。第二年,他扔下了摆渡生意,开始当上了专职的义务护鸟人。
       在松花江边长白岛上,他每天3点半起床,准备上百斤的鸟食,喂鸟、巡视、清扫鸟粪。任建国白天查阅书籍并看护野鸟群,晚上巡查堤岸。除了除夕夜,任建国一年四季都和鸟在一起,本就不多的积蓄都投入到购买鸟食当中,他自己却是粗茶淡饭。
       15年来,在任建国的带动下,周围许多人加入了爱鸟护鸟队伍。现在,有企业家给任建国按月开工资,有国内慈善团体为他捐赠鸟食。随着松花江生态水平逐步提升,长白岛已成为野生鸟类自由栖息的乐土,最多时有4500只左右的鸟儿飞临这里。
    任建国希望今后在长白岛建一个爱鸟基地,不仅为鸟儿提供优良的栖息场所,还有齐全的爱鸟护鸟教育的软硬件设施。

    任建国将几十斤重的鸟食扛到野鸭栖息的岛上,这样的动作他每天要重复四五次。新华社记者 林宏 摄

    在江边的住所里,任建国换上防水服准备撒鸟食。新华社记者 林宏 摄

任建国和自养的狗“笨笨”在江边巡查。新华社记者 林宏 摄 


Works作品展示